<xs_正文标题> - 帝王国际娱乐网
2016-12-09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她决定离开他,寻找一把向自己倾斜的伞,寻找一个真正心疼自己的男人,和他结为终身伴侣。

刘市长他们上车走了,郑易声突然满脸是泪,呜咽着蹲了下去。这个铁一样的硬汉子,突然感到自己是那样的无奈。就在这时,火葬场的李阿大师傅来了,他扶起郑易声,说:你跟我来一下!郑易声懵里懵懂地跟着李师傅进了停尸房,李师傅掀起一块遮尸布,说:你看看,他是谁?郑易声一看,是聂阿狗的尸体。他又惊又喜,忙问:怎么,你烧的不是聂阿狗?李师傅点点头,神情庄重地说:我们当工人的,虽说文化少点,可都不是糊涂虫,眼睛里更揉不得一粒沙子啊!再说,你老郑昨晚上不是点拨过我吗?

的士开到车站,郑易声发现站里有便衣警察四处走动,便不敢下车,又叫的士把他们送到医院。他在医院请一位朋友帮忙,租了一辆救护车向城外开去,他躺在车里挂着点滴,装成到省城就医的样子。到省城去,一般要从鄂山市北面出去,但郑易声却吩咐司机从南边绕行,以便逃脱警方的堵截。车子刚走出城市,便在两部警车的拦阻下,嘎的一声停下了。郑易声叫大家镇静,希望能够混过去,郑易声自己侧过身子把被单盖在头上,佯装病重的样子,耳朵却注意捕捉着周围的动静。他听见开车门的声音和皮鞋不紧不慢的踱步声,紧接着,他听见了近在眼前的呼吸声,盖在脸上的床单也被人掀起来了。郑易声睁开眼睛,看见了王大海那张轮廓分明的脸。王大海笑着问他:郑兄,别来无恙?你想绕道出城进省,可别忘了,我可是刑侦出身啊!

这显然不是安徒生先生的本意,他也没有这么爱说教。但他写的那个故事,活生生讲的就是真相。

鱼钩上挂着的诱饵是一条几斤重的鱿鱼,是长吻鱼最喜欢吃的。这条长吻鱼贪婪地吞下了鲜美的鱿鱼,想要离开,可是尖利的鱼钩已经扎进了它口里。长吻鱼愤怒了,疯狂地挣扎,月牙形的尾巴用力地拍打着海水,噼里啪啦地震天响,一团团浪花四处飞溅。

老顾客饶有兴趣地问:哦,你打算怎么做?李福神秘地冲他一笑:明天你就知道了。

卟经意间,把久违锝心情触动,一片柔软在心田荡漾,总想把心愿向倪诉说,总想把心情向倪表白,总想把可心底漾起的温柔阻止了这样锝冲动,有时候沉默也是一种表白,无言,总是让自己狠感动!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