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xs_正文标题> - 东娱乐网站
2016-12-09 跨尘文学网 > 文章 > 爱情文章 >

爱在左,情在右

希拉里:被邮件门击碎的美国梦?

文并图/陆飞  三个月前以为已经按下去的葫芦,没想到又浮起了瓢,而且这一次,希拉里搞不好要翻船了。  先来看一下一年半来的民调变化(数据来源:微软必应搜索):   眼见着上个月还有10%的领先,现在只剩下一个点——希拉里的支持率每次下跌,必然有“邮件门”如影随形——无论她怎么努力,无论特朗普怎么作死,无论希拉里领先多大,邮件门统统都给拉回去了。  离大选只剩下一周,而美国人民不喜欢一个说谎的总统。  ·躲不开的阴影  先说说“邮件门”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这么严重?  其实,就是用私人邮箱收发公务邮件:在2009年至2013年任国务卿期间,希拉里用私人邮箱收发了六万多封甚至是绝密的公务邮件。  这还不仅是泄密和违反国家保密法的问题:希拉里堂堂耶鲁法学院毕业,参加过水门事件调查的大律师,为什么还能知法犯法?  另外蹊跷的是,就在调查开启之前,希拉里团队以涉及私人生活为由删除了其中三万多封邮件,只剩一半可供调查。  这不明摆着不让你看么!   更为恐怖的,民主党数据主管里奇在7月10日被枪杀,当地警方定性为持枪抢劫杀人案,而事实上他的钱包、手机都没有被拿走;  此前的6月23日,互联网作家菲林在发表了揭露克林顿基金会黑幕文章的当天猝死;  一名因受贿罪即将要出庭指证克林顿一家的官员,在出庭前夕遭袭身亡;  一个专门调查克林顿一家的记者,8月1日在家自杀;  代表桑德斯的支持者起诉民主党代表大会欺诈的主控律师,8月2日在家中猝死……  这让人不禁联想起肯尼迪刺杀案——风华正茂的年轻总统在被一个“精神病人”枪杀后,三个月内18名关键证人相继死去,此后30年间一共死了116个证人,于是人类再也解不开这案子了。  细思恐极!  在已公布的邮件中,美国人发现这位头顶无数光环的女强人、大律师、前国务卿,竟然会派出混混去特朗普的集会上闹事;会为了竞选而对党内“同志”桑德斯“下手”;明知道卡塔尔和沙特资助着ISIS, 还接受了两国捐助给“克林顿基金会”的数千万美元……  这简直是现实版的《纸牌屋》!简直是把希拉里放大了放在民众面前,让人们看清这位每天呼喊着“美国梦”的总统候选人,从里到外,从每一个毛孔到每一个“阴谋”——三万封邮件可以删掉,掀起的阴谋论却足以把希拉里压跨。   这是个有趣的图。从1928年至2012年,凡是总统选举前的股市上涨,往往是执政党获胜;股市下跌则预示在野党获胜。在22次选举中只有3次发生了背离(绿色区域)。如按此推断,2016年7-10月美股下行(棕色区域),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将取得胜利?  ·怀着美国梦的女孩  1968年读大学时,希拉里还是共和党人。大学室友评论那时的她是一个“迷茫、温和、有趣并且有一些怪异念头的女孩”。然而马丁·路德·金的遇刺深深地影响了她,决定投向“更宽容”的民主党。  “我由衷地相信美国是一个例外的国家,”多年来她经常重复这句话:“我们——用亚伯拉罕· 林肯的话说——仍是地球上最后、最好的希望。”  这就是希拉里的美国梦。影响无数人的麦当娜America Dream说的是发财、发家。而这里说的,是一种“普世价值”。  什么是“最后、最好的希望”?远的不说,2012年奥巴马总统夫人米歇尔的演讲,足以让所有的心灵震憾:  “如果农民和铁匠们能从一个帝国手中赢得独立;  如果移民能放弃他们所熟知的一切,登上我们的海岸,来寻求更好的生活;  如果女性们敢于为争取选举的权利而锒铛入狱;  如果一代人可以战胜经济衰退,赋予伟大一个永垂不朽的定义;  如果一位年轻的牧师能用他正义的理想将我们引导至山顶;  而且如果骄傲的美国人敢于做真正的自己,与自己的所爱之人一起站到神的面前……  那么,我们当然能够不懈追求和坚决捍卫民主、自由、平等、博爱,并凝固在至高无上的法治制度之上。”  是不是看得心潮澎湃?这里说明下,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,美国精英阶层都有着相似的“美国梦”,但演变历史却有曲折:  直到1930年代二战暴发之前,绝大多数美国(白)人都认为自己是个远离烟华、穷乡僻壤的国家,他们眼中的欧洲就像乡下人看大都市那样,繁华似锦而又遥不可及。  比如,经典电影《燃情岁月》里有一句台词:“去保卫从没有见过的英格兰”,就显露出这种情绪。甚至国父华盛顿都说,美国“要避免掺合”欧洲那些事儿。  所以,“孤立主义”一度在美国十分盛行:南北的邻居都很弱小,东西两边的邻居是鱼,美国就像一艘停在无人港湾的船。  然而日本人在珍珠港把这艘巨轮拖下了水,却发现惹了最不该惹的主儿:当亚洲基本沦陷,欧洲纳粹横行,自由世界岌岌可危之时,美国人突然发现自己不但是“民主世界的兵工厂”(战后初期拥有全球工业的70%),更直接成了全世界的救世主,高举“自由民主”的旗帜,不但要对抗“邪恶”的极端势力,更要将“民主自由”恩泽四方。  所以美国人相信他们的国家注定有着维护全人类普世价值的使命。战后从杜鲁门到艾森豪威尔、肯尼迪到里根,常常把“自由民主法治”挂在嘴边。冷战结束后消停几年,但9·11之后新保守主义兴起,动不动又要“推动全球自由化”(就是小布什)。  再说希拉里,她当过国务卿,她也多次提到“美国梦”,而不同的是,奥巴马誓言恢复美国的道德权威,但希拉里却发誓要用“所有可以诉诸的手段”介入一个危险的世界。  下面为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和军费占GDP比重图:    上图可见,即使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后,美国GDP仍稳步上升,再次超越欧盟。  从某种意义上,“地球上最后最好”和“美国梦”跟“美国例外论”在逻辑上相符,都认为美国不同于其它所有国家,这就是所谓的“美国要维护全人类普世价值”——“美国例外”——是最后最好的,所以既要捍卫,又要普及,用希拉里的话来说,就要“介入”。  而所谓的“最后最好的”核心,应该算是法制精神——法律赋予民众自由与人权,这个你不得不服——那么多美国总统都出身于律师(具体详扒,请见上篇:赌一赌黑天鹅)。  比如每个总统就任宣誓时都会手按圣经,说“我将遵循并捍卫联邦宪法”,所以美国的总统可以看成是宗教、法律和道德的三位一体。  但是问题来了,希拉里红口白牙喊着“美国梦”,却一边知法犯法,欺上瞒下,这对选民的打击,倒不如说是信仰基石的破碎。  (当然,希拉里还是坚持“最后最好”的,而特朗普的言论和表现,更倾向于孤立主义,这在下篇《美国新总统:关于中国的命题作文》会详细说)  ·强势的风格与破碎的梦想  奥巴马2012年曾说,希拉里打的是一场“老式、传统的华盛顿特区风格的有如教科书般的选战”。他抨击道,希拉里的选战充满算计和回避,“说着美国人民他们想听的话,而不是他们应该听的。”  在成为国务卿之前,希拉里最为全世界所熟知的就是在克林顿性丑闻中的隐忍。在和丈夫一起接受媒体采访时,希拉里说出两句让人没法接的话:  “你(记者)现在看到的是深爱着对方的两个人。我和他之间没有妥协,没有商议,只有婚姻。”  “我坐在这,不是因为他是我男人、我的依靠,而是因为我爱他,我尊敬他。”  简直理智到没有人性!克林顿管不住下半身不是一回两回了,以希拉里这样智商爆表的女强人会看不出来?  她只是不说而已。  一个为了“大局”可以隐忍自己丈夫多年出轨的女性,并不是处于弱势,而恰恰相反:(内心)强大得让人害怕。难怪被奥巴马说“充满算计和回避”,难怪克林顿自己说“我拖累了她”,潜台词是:她知道你的长短,而你永远不知道她的深浅……  再看一张表:   在美国的历史上,国会与总统的权力斗争一直是美国政治的主流,其中关于否决权的使用与推翻是其重要表现形式。  简单地说,奥巴马是不是相对“软弱”了?如果不是美国经济持续好转,奥巴马的执政风格将遭到更多批评。  而希拉里,从早年就一直背负“强势”之名。比如尽管“深爱”着丈夫,希拉里却在很长时间里拒绝改姓克林顿,直到老公竞选州长时才迫于保守派压力改姓,但仍保留娘家姓,叫希拉里·罗德姆·克林顿。  她的强硬风格带到了国务卿任上,比如奥巴马的“亚洲再平衡”(pivot to Asia)战略正是她制定的——这也是不少中国知识分子更希望特朗普当选的原因。  英国媒体评论说:(如果希拉里当选)最棘手的将是南中国海问题。希拉里的亚洲事务顾问们正在辩论的策略比奥巴马的“转向亚洲”略有强化,即一系列旨在打造更深层次的盟友和合作伙伴网络的举措,它们可以威慑中国,并强化美国提出的关于贸易和航行自由的观点。  《纽约时报》曾发表题为《希拉里:强势,但并不总是机敏》的文章,其中提到一个故事:上世纪70年代,作为水门事件委员会的一名年轻律师,希拉里·罗德姆有一天晚上搭老板伯纳德的车回家。临下车前,她表示想介绍老板跟自己的男友认识。她说:“伯尼,他将来是要当美国总统的。”那时离克林顿当上总统还有20年。   而在去年夏天,希拉里的高中同学们举行了一个毕业50年后的聚会。“当时,都是60多岁的我们,所有人互相问的几乎都是,‘你退休了没有’?或者是‘你还有多久退休’?”希拉里的高中同学普莱特如是说:  “只有她,正在开始申请这份新的工作(总统),这就是她和我们所有人的不同。”  可问题是,“邮件门”无情地摧毁了这一切“最后与最好”,带着这个巨大的破洞,即使当选,希拉里将如何引导着“美国例外号”扬帆启航?  文中数据由微软必应大数据独家授权使用

文并图/陆飞  三个月前以为已经按下去的葫芦,没想到又浮起了瓢,而且这一次,希拉里搞不好要翻船了。  先来看一下一年半来的民调变化(数据来源:微软必应搜索):   眼见着上个月还有10%的领先,现在只剩下一个点——希拉里的支持率每次下跌,必然有“邮件门”如影随形——无论她怎么努力,无论特朗普怎么作死,无论希拉里领先多大,邮件门统统都给拉回去了。  离大选只剩下一周,而美国人民不喜欢一个说谎的总统。  ·躲不开的阴影  先说说“邮件门”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这么严重?  其实,就是用私人邮箱收发公务邮件:在2009年至2013年任国务卿期间,希拉里用私人邮箱收发了六万多封甚至是绝密的公务邮件。  这还不仅是泄密和违反国家保密法的问题:希拉里堂堂耶鲁法学院毕业,参加过水门事件调查的大律师,为什么还能知法犯法?  另外蹊跷的是,就在调查开启之前,希拉里团队以涉及私人生活为由删除了其中三万多封邮件,只剩一半可供调查。  这不明摆着不让你看么!   更为恐怖的,民主党数据主管里奇在7月10日被枪杀,当地警方定性为持枪抢劫杀人案,而事实上他的钱包、手机都没有被拿走;  此前的6月23日,互联网作家菲林在发表了揭露克林顿基金会黑幕文章的当天猝死;  一名因受贿罪即将要出庭指证克林顿一家的官员,在出庭前夕遭袭身亡;  一个专门调查克林顿一家的记者,8月1日在家自杀;  代表桑德斯的支持者起诉民主党代表大会欺诈的主控律师,8月2日在家中猝死……  这让人不禁联想起肯尼迪刺杀案——风华正茂的年轻总统在被一个“精神病人”枪杀后,三个月内18名关键证人相继死去,此后30年间一共死了116个证人,于是人类再也解不开这案子了。  细思恐极!  在已公布的邮件中,美国人发现这位头顶无数光环的女强人、大律师、前国务卿,竟然会派出混混去特朗普的集会上闹事;会为了竞选而对党内“同志”桑德斯“下手”;明知道卡塔尔和沙特资助着ISIS, 还接受了两国捐助给“克林顿基金会”的数千万美元……  这简直是现实版的《纸牌屋》!简直是把希拉里放大了放在民众面前,让人们看清这位每天呼喊着“美国梦”的总统候选人,从里到外,从每一个毛孔到每一个“阴谋”——三万封邮件可以删掉,掀起的阴谋论却足以把希拉里压跨。   这是个有趣的图。从1928年至2012年,凡是总统选举前的股市上涨,往往是执政党获胜;股市下跌则预示在野党获胜。在22次选举中只有3次发生了背离(绿色区域)。如按此推断,2016年7-10月美股下行(棕色区域),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将取得胜利?  ·怀着美国梦的女孩  1968年读大学时,希拉里还是共和党人。大学室友评论那时的她是一个“迷茫、温和、有趣并且有一些怪异念头的女孩”。然而马丁·路德·金的遇刺深深地影响了她,决定投向“更宽容”的民主党。  “我由衷地相信美国是一个例外的国家,”多年来她经常重复这句话:“我们——用亚伯拉罕· 林肯的话说——仍是地球上最后、最好的希望。”  这就是希拉里的美国梦。影响无数人的麦当娜America Dream说的是发财、发家。而这里说的,是一种“普世价值”。  什么是“最后、最好的希望”?远的不说,2012年奥巴马总统夫人米歇尔的演讲,足以让所有的心灵震憾:  “如果农民和铁匠们能从一个帝国手中赢得独立;  如果移民能放弃他们所熟知的一切,登上我们的海岸,来寻求更好的生活;  如果女性们敢于为争取选举的权利而锒铛入狱;  如果一代人可以战胜经济衰退,赋予伟大一个永垂不朽的定义;  如果一位年轻的牧师能用他正义的理想将我们引导至山顶;  而且如果骄傲的美国人敢于做真正的自己,与自己的所爱之人一起站到神的面前……  那么,我们当然能够不懈追求和坚决捍卫民主、自由、平等、博爱,并凝固在至高无上的法治制度之上。”  是不是看得心潮澎湃?这里说明下,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,美国精英阶层都有着相似的“美国梦”,但演变历史却有曲折:  直到1930年代二战暴发之前,绝大多数美国(白)人都认为自己是个远离烟华、穷乡僻壤的国家,他们眼中的欧洲就像乡下人看大都市那样,繁华似锦而又遥不可及。  比如,经典电影《燃情岁月》里有一句台词:“去保卫从没有见过的英格兰”,就显露出这种情绪。甚至国父华盛顿都说,美国“要避免掺合”欧洲那些事儿。  所以,“孤立主义”一度在美国十分盛行:南北的邻居都很弱小,东西两边的邻居是鱼,美国就像一艘停在无人港湾的船。  然而日本人在珍珠港把这艘巨轮拖下了水,却发现惹了最不该惹的主儿:当亚洲基本沦陷,欧洲纳粹横行,自由世界岌岌可危之时,美国人突然发现自己不但是“民主世界的兵工厂”(战后初期拥有全球工业的70%),更直接成了全世界的救世主,高举“自由民主”的旗帜,不但要对抗“邪恶”的极端势力,更要将“民主自由”恩泽四方。  所以美国人相信他们的国家注定有着维护全人类普世价值的使命。战后从杜鲁门到艾森豪威尔、肯尼迪到里根,常常把“自由民主法治”挂在嘴边。冷战结束后消停几年,但9·11之后新保守主义兴起,动不动又要“推动全球自由化”(就是小布什)。  再说希拉里,她当过国务卿,她也多次提到“美国梦”,而不同的是,奥巴马誓言恢复美国的道德权威,但希拉里却发誓要用“所有可以诉诸的手段”介入一个危险的世界。  下面为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和军费占GDP比重图:    上图可见,即使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后,美国GDP仍稳步上升,再次超越欧盟。  从某种意义上,“地球上最后最好”和“美国梦”跟“美国例外论”在逻辑上相符,都认为美国不同于其它所有国家,这就是所谓的“美国要维护全人类普世价值”——“美国例外”——是最后最好的,所以既要捍卫,又要普及,用希拉里的话来说,就要“介入”。  而所谓的“最后最好的”核心,应该算是法制精神——法律赋予民众自由与人权,这个你不得不服——那么多美国总统都出身于律师(具体详扒,请见上篇:赌一赌黑天鹅)。  比如每个总统就任宣誓时都会手按圣经,说“我将遵循并捍卫联邦宪法”,所以美国的总统可以看成是宗教、法律和道德的三位一体。  但是问题来了,希拉里红口白牙喊着“美国梦”,却一边知法犯法,欺上瞒下,这对选民的打击,倒不如说是信仰基石的破碎。  (当然,希拉里还是坚持“最后最好”的,而特朗普的言论和表现,更倾向于孤立主义,这在下篇《美国新总统:关于中国的命题作文》会详细说)  ·强势的风格与破碎的梦想  奥巴马2012年曾说,希拉里打的是一场“老式、传统的华盛顿特区风格的有如教科书般的选战”。他抨击道,希拉里的选战充满算计和回避,“说着美国人民他们想听的话,而不是他们应该听的。”  在成为国务卿之前,希拉里最为全世界所熟知的就是在克林顿性丑闻中的隐忍。在和丈夫一起接受媒体采访时,希拉里说出两句让人没法接的话:  “你(记者)现在看到的是深爱着对方的两个人。我和他之间没有妥协,没有商议,只有婚姻。”  “我坐在这,不是因为他是我男人、我的依靠,而是因为我爱他,我尊敬他。”  简直理智到没有人性!克林顿管不住下半身不是一回两回了,以希拉里这样智商爆表的女强人会看不出来?  她只是不说而已。  一个为了“大局”可以隐忍自己丈夫多年出轨的女性,并不是处于弱势,而恰恰相反:(内心)强大得让人害怕。难怪被奥巴马说“充满算计和回避”,难怪克林顿自己说“我拖累了她”,潜台词是:她知道你的长短,而你永远不知道她的深浅……  再看一张表:   在美国的历史上,国会与总统的权力斗争一直是美国政治的主流,其中关于否决权的使用与推翻是其重要表现形式。  简单地说,奥巴马是不是相对“软弱”了?如果不是美国经济持续好转,奥巴马的执政风格将遭到更多批评。  而希拉里,从早年就一直背负“强势”之名。比如尽管“深爱”着丈夫,希拉里却在很长时间里拒绝改姓克林顿,直到老公竞选州长时才迫于保守派压力改姓,但仍保留娘家姓,叫希拉里·罗德姆·克林顿。  她的强硬风格带到了国务卿任上,比如奥巴马的“亚洲再平衡”(pivot to Asia)战略正是她制定的——这也是不少中国知识分子更希望特朗普当选的原因。  英国媒体评论说:(如果希拉里当选)最棘手的将是南中国海问题。希拉里的亚洲事务顾问们正在辩论的策略比奥巴马的“转向亚洲”略有强化,即一系列旨在打造更深层次的盟友和合作伙伴网络的举措,它们可以威慑中国,并强化美国提出的关于贸易和航行自由的观点。  《纽约时报》曾发表题为《希拉里:强势,但并不总是机敏》的文章,其中提到一个故事:上世纪70年代,作为水门事件委员会的一名年轻律师,希拉里·罗德姆有一天晚上搭老板伯纳德的车回家。临下车前,她表示想介绍老板跟自己的男友认识。她说:“伯尼,他将来是要当美国总统的。”那时离克林顿当上总统还有20年。   而在去年夏天,希拉里的高中同学们举行了一个毕业50年后的聚会。“当时,都是60多岁的我们,所有人互相问的几乎都是,‘你退休了没有’?或者是‘你还有多久退休’?”希拉里的高中同学普莱特如是说:  “只有她,正在开始申请这份新的工作(总统),这就是她和我们所有人的不同。”  可问题是,“邮件门”无情地摧毁了这一切“最后与最好”,带着这个巨大的破洞,即使当选,希拉里将如何引导着“美国例外号”扬帆启航?  文中数据由微软必应大数据独家授权使用

希拉里:被邮件门击碎的美国梦?

文并图/陆飞  三个月前以为已经按下去的葫芦,没想到又浮起了瓢,而且这一次,希拉里搞不好要翻船了。  先来看一下一年半来的民调变化(数据来源:微软必应搜索):   眼见着上个月还有10%的领先,现在只剩下一个点——希拉里的支持率每次下跌,必然有“邮件门”如影随形——无论她怎么努力,无论特朗普怎么作死,无论希拉里领先多大,邮件门统统都给拉回去了。  离大选只剩下一周,而美国人民不喜欢一个说谎的总统。  ·躲不开的阴影  先说说“邮件门”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这么严重?  其实,就是用私人邮箱收发公务邮件:在2009年至2013年任国务卿期间,希拉里用私人邮箱收发了六万多封甚至是绝密的公务邮件。  这还不仅是泄密和违反国家保密法的问题:希拉里堂堂耶鲁法学院毕业,参加过水门事件调查的大律师,为什么还能知法犯法?  另外蹊跷的是,就在调查开启之前,希拉里团队以涉及私人生活为由删除了其中三万多封邮件,只剩一半可供调查。  这不明摆着不让你看么!   更为恐怖的,民主党数据主管里奇在7月10日被枪杀,当地警方定性为持枪抢劫杀人案,而事实上他的钱包、手机都没有被拿走;  此前的6月23日,互联网作家菲林在发表了揭露克林顿基金会黑幕文章的当天猝死;  一名因受贿罪即将要出庭指证克林顿一家的官员,在出庭前夕遭袭身亡;  一个专门调查克林顿一家的记者,8月1日在家自杀;  代表桑德斯的支持者起诉民主党代表大会欺诈的主控律师,8月2日在家中猝死……  这让人不禁联想起肯尼迪刺杀案——风华正茂的年轻总统在被一个“精神病人”枪杀后,三个月内18名关键证人相继死去,此后30年间一共死了116个证人,于是人类再也解不开这案子了。  细思恐极!  在已公布的邮件中,美国人发现这位头顶无数光环的女强人、大律师、前国务卿,竟然会派出混混去特朗普的集会上闹事;会为了竞选而对党内“同志”桑德斯“下手”;明知道卡塔尔和沙特资助着ISIS, 还接受了两国捐助给“克林顿基金会”的数千万美元……  这简直是现实版的《纸牌屋》!简直是把希拉里放大了放在民众面前,让人们看清这位每天呼喊着“美国梦”的总统候选人,从里到外,从每一个毛孔到每一个“阴谋”——三万封邮件可以删掉,掀起的阴谋论却足以把希拉里压跨。   这是个有趣的图。从1928年至2012年,凡是总统选举前的股市上涨,往往是执政党获胜;股市下跌则预示在野党获胜。在22次选举中只有3次发生了背离(绿色区域)。如按此推断,2016年7-10月美股下行(棕色区域),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将取得胜利?  ·怀着美国梦的女孩  1968年读大学时,希拉里还是共和党人。大学室友评论那时的她是一个“迷茫、温和、有趣并且有一些怪异念头的女孩”。然而马丁·路德·金的遇刺深深地影响了她,决定投向“更宽容”的民主党。  “我由衷地相信美国是一个例外的国家,”多年来她经常重复这句话:“我们——用亚伯拉罕· 林肯的话说——仍是地球上最后、最好的希望。”  这就是希拉里的美国梦。影响无数人的麦当娜America Dream说的是发财、发家。而这里说的,是一种“普世价值”。  什么是“最后、最好的希望”?远的不说,2012年奥巴马总统夫人米歇尔的演讲,足以让所有的心灵震憾:  “如果农民和铁匠们能从一个帝国手中赢得独立;  如果移民能放弃他们所熟知的一切,登上我们的海岸,来寻求更好的生活;  如果女性们敢于为争取选举的权利而锒铛入狱;  如果一代人可以战胜经济衰退,赋予伟大一个永垂不朽的定义;  如果一位年轻的牧师能用他正义的理想将我们引导至山顶;  而且如果骄傲的美国人敢于做真正的自己,与自己的所爱之人一起站到神的面前……  那么,我们当然能够不懈追求和坚决捍卫民主、自由、平等、博爱,并凝固在至高无上的法治制度之上。”  是不是看得心潮澎湃?这里说明下,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,美国精英阶层都有着相似的“美国梦”,但演变历史却有曲折:  直到1930年代二战暴发之前,绝大多数美国(白)人都认为自己是个远离烟华、穷乡僻壤的国家,他们眼中的欧洲就像乡下人看大都市那样,繁华似锦而又遥不可及。  比如,经典电影《燃情岁月》里有一句台词:“去保卫从没有见过的英格兰”,就显露出这种情绪。甚至国父华盛顿都说,美国“要避免掺合”欧洲那些事儿。  所以,“孤立主义”一度在美国十分盛行:南北的邻居都很弱小,东西两边的邻居是鱼,美国就像一艘停在无人港湾的船。  然而日本人在珍珠港把这艘巨轮拖下了水,却发现惹了最不该惹的主儿:当亚洲基本沦陷,欧洲纳粹横行,自由世界岌岌可危之时,美国人突然发现自己不但是“民主世界的兵工厂”(战后初期拥有全球工业的70%),更直接成了全世界的救世主,高举“自由民主”的旗帜,不但要对抗“邪恶”的极端势力,更要将“民主自由”恩泽四方。  所以美国人相信他们的国家注定有着维护全人类普世价值的使命。战后从杜鲁门到艾森豪威尔、肯尼迪到里根,常常把“自由民主法治”挂在嘴边。冷战结束后消停几年,但9·11之后新保守主义兴起,动不动又要“推动全球自由化”(就是小布什)。  再说希拉里,她当过国务卿,她也多次提到“美国梦”,而不同的是,奥巴马誓言恢复美国的道德权威,但希拉里却发誓要用“所有可以诉诸的手段”介入一个危险的世界。  下面为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和军费占GDP比重图:    上图可见,即使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后,美国GDP仍稳步上升,再次超越欧盟。  从某种意义上,“地球上最后最好”和“美国梦”跟“美国例外论”在逻辑上相符,都认为美国不同于其它所有国家,这就是所谓的“美国要维护全人类普世价值”——“美国例外”——是最后最好的,所以既要捍卫,又要普及,用希拉里的话来说,就要“介入”。  而所谓的“最后最好的”核心,应该算是法制精神——法律赋予民众自由与人权,这个你不得不服——那么多美国总统都出身于律师(具体详扒,请见上篇:赌一赌黑天鹅)。  比如每个总统就任宣誓时都会手按圣经,说“我将遵循并捍卫联邦宪法”,所以美国的总统可以看成是宗教、法律和道德的三位一体。  但是问题来了,希拉里红口白牙喊着“美国梦”,却一边知法犯法,欺上瞒下,这对选民的打击,倒不如说是信仰基石的破碎。  (当然,希拉里还是坚持“最后最好”的,而特朗普的言论和表现,更倾向于孤立主义,这在下篇《美国新总统:关于中国的命题作文》会详细说)  ·强势的风格与破碎的梦想  奥巴马2012年曾说,希拉里打的是一场“老式、传统的华盛顿特区风格的有如教科书般的选战”。他抨击道,希拉里的选战充满算计和回避,“说着美国人民他们想听的话,而不是他们应该听的。”  在成为国务卿之前,希拉里最为全世界所熟知的就是在克林顿性丑闻中的隐忍。在和丈夫一起接受媒体采访时,希拉里说出两句让人没法接的话:  “你(记者)现在看到的是深爱着对方的两个人。我和他之间没有妥协,没有商议,只有婚姻。”  “我坐在这,不是因为他是我男人、我的依靠,而是因为我爱他,我尊敬他。”  简直理智到没有人性!克林顿管不住下半身不是一回两回了,以希拉里这样智商爆表的女强人会看不出来?  她只是不说而已。  一个为了“大局”可以隐忍自己丈夫多年出轨的女性,并不是处于弱势,而恰恰相反:(内心)强大得让人害怕。难怪被奥巴马说“充满算计和回避”,难怪克林顿自己说“我拖累了她”,潜台词是:她知道你的长短,而你永远不知道她的深浅……  再看一张表:   在美国的历史上,国会与总统的权力斗争一直是美国政治的主流,其中关于否决权的使用与推翻是其重要表现形式。  简单地说,奥巴马是不是相对“软弱”了?如果不是美国经济持续好转,奥巴马的执政风格将遭到更多批评。  而希拉里,从早年就一直背负“强势”之名。比如尽管“深爱”着丈夫,希拉里却在很长时间里拒绝改姓克林顿,直到老公竞选州长时才迫于保守派压力改姓,但仍保留娘家姓,叫希拉里·罗德姆·克林顿。  她的强硬风格带到了国务卿任上,比如奥巴马的“亚洲再平衡”(pivot to Asia)战略正是她制定的——这也是不少中国知识分子更希望特朗普当选的原因。  英国媒体评论说:(如果希拉里当选)最棘手的将是南中国海问题。希拉里的亚洲事务顾问们正在辩论的策略比奥巴马的“转向亚洲”略有强化,即一系列旨在打造更深层次的盟友和合作伙伴网络的举措,它们可以威慑中国,并强化美国提出的关于贸易和航行自由的观点。  《纽约时报》曾发表题为《希拉里:强势,但并不总是机敏》的文章,其中提到一个故事:上世纪70年代,作为水门事件委员会的一名年轻律师,希拉里·罗德姆有一天晚上搭老板伯纳德的车回家。临下车前,她表示想介绍老板跟自己的男友认识。她说:“伯尼,他将来是要当美国总统的。”那时离克林顿当上总统还有20年。   而在去年夏天,希拉里的高中同学们举行了一个毕业50年后的聚会。“当时,都是60多岁的我们,所有人互相问的几乎都是,‘你退休了没有’?或者是‘你还有多久退休’?”希拉里的高中同学普莱特如是说:  “只有她,正在开始申请这份新的工作(总统),这就是她和我们所有人的不同。”  可问题是,“邮件门”无情地摧毁了这一切“最后与最好”,带着这个巨大的破洞,即使当选,希拉里将如何引导着“美国例外号”扬帆启航?  文中数据由微软必应大数据独家授权使用

希拉里:被邮件门击碎的美国梦?

文并图/陆飞  三个月前以为已经按下去的葫芦,没想到又浮起了瓢,而且这一次,希拉里搞不好要翻船了。  先来看一下一年半来的民调变化(数据来源:微软必应搜索):   眼见着上个月还有10%的领先,现在只剩下一个点——希拉里的支持率每次下跌,必然有“邮件门”如影随形——无论她怎么努力,无论特朗普怎么作死,无论希拉里领先多大,邮件门统统都给拉回去了。  离大选只剩下一周,而美国人民不喜欢一个说谎的总统。  ·躲不开的阴影  先说说“邮件门”到底怎么回事,为什么这么严重?  其实,就是用私人邮箱收发公务邮件:在2009年至2013年任国务卿期间,希拉里用私人邮箱收发了六万多封甚至是绝密的公务邮件。  这还不仅是泄密和违反国家保密法的问题:希拉里堂堂耶鲁法学院毕业,参加过水门事件调查的大律师,为什么还能知法犯法?  另外蹊跷的是,就在调查开启之前,希拉里团队以涉及私人生活为由删除了其中三万多封邮件,只剩一半可供调查。  这不明摆着不让你看么!   更为恐怖的,民主党数据主管里奇在7月10日被枪杀,当地警方定性为持枪抢劫杀人案,而事实上他的钱包、手机都没有被拿走;  此前的6月23日,互联网作家菲林在发表了揭露克林顿基金会黑幕文章的当天猝死;  一名因受贿罪即将要出庭指证克林顿一家的官员,在出庭前夕遭袭身亡;  一个专门调查克林顿一家的记者,8月1日在家自杀;  代表桑德斯的支持者起诉民主党代表大会欺诈的主控律师,8月2日在家中猝死……  这让人不禁联想起肯尼迪刺杀案——风华正茂的年轻总统在被一个“精神病人”枪杀后,三个月内18名关键证人相继死去,此后30年间一共死了116个证人,于是人类再也解不开这案子了。  细思恐极!  在已公布的邮件中,美国人发现这位头顶无数光环的女强人、大律师、前国务卿,竟然会派出混混去特朗普的集会上闹事;会为了竞选而对党内“同志”桑德斯“下手”;明知道卡塔尔和沙特资助着ISIS, 还接受了两国捐助给“克林顿基金会”的数千万美元……  这简直是现实版的《纸牌屋》!简直是把希拉里放大了放在民众面前,让人们看清这位每天呼喊着“美国梦”的总统候选人,从里到外,从每一个毛孔到每一个“阴谋”——三万封邮件可以删掉,掀起的阴谋论却足以把希拉里压跨。   这是个有趣的图。从1928年至2012年,凡是总统选举前的股市上涨,往往是执政党获胜;股市下跌则预示在野党获胜。在22次选举中只有3次发生了背离(绿色区域)。如按此推断,2016年7-10月美股下行(棕色区域),是否意味着特朗普将取得胜利?  ·怀着美国梦的女孩  1968年读大学时,希拉里还是共和党人。大学室友评论那时的她是一个“迷茫、温和、有趣并且有一些怪异念头的女孩”。然而马丁·路德·金的遇刺深深地影响了她,决定投向“更宽容”的民主党。  “我由衷地相信美国是一个例外的国家,”多年来她经常重复这句话:“我们——用亚伯拉罕· 林肯的话说——仍是地球上最后、最好的希望。”  这就是希拉里的美国梦。影响无数人的麦当娜America Dream说的是发财、发家。而这里说的,是一种“普世价值”。  什么是“最后、最好的希望”?远的不说,2012年奥巴马总统夫人米歇尔的演讲,足以让所有的心灵震憾:  “如果农民和铁匠们能从一个帝国手中赢得独立;  如果移民能放弃他们所熟知的一切,登上我们的海岸,来寻求更好的生活;  如果女性们敢于为争取选举的权利而锒铛入狱;  如果一代人可以战胜经济衰退,赋予伟大一个永垂不朽的定义;  如果一位年轻的牧师能用他正义的理想将我们引导至山顶;  而且如果骄傲的美国人敢于做真正的自己,与自己的所爱之人一起站到神的面前……  那么,我们当然能够不懈追求和坚决捍卫民主、自由、平等、博爱,并凝固在至高无上的法治制度之上。”  是不是看得心潮澎湃?这里说明下,无论民主党还是共和党,美国精英阶层都有着相似的“美国梦”,但演变历史却有曲折:  直到1930年代二战暴发之前,绝大多数美国(白)人都认为自己是个远离烟华、穷乡僻壤的国家,他们眼中的欧洲就像乡下人看大都市那样,繁华似锦而又遥不可及。  比如,经典电影《燃情岁月》里有一句台词:“去保卫从没有见过的英格兰”,就显露出这种情绪。甚至国父华盛顿都说,美国“要避免掺合”欧洲那些事儿。  所以,“孤立主义”一度在美国十分盛行:南北的邻居都很弱小,东西两边的邻居是鱼,美国就像一艘停在无人港湾的船。  然而日本人在珍珠港把这艘巨轮拖下了水,却发现惹了最不该惹的主儿:当亚洲基本沦陷,欧洲纳粹横行,自由世界岌岌可危之时,美国人突然发现自己不但是“民主世界的兵工厂”(战后初期拥有全球工业的70%),更直接成了全世界的救世主,高举“自由民主”的旗帜,不但要对抗“邪恶”的极端势力,更要将“民主自由”恩泽四方。  所以美国人相信他们的国家注定有着维护全人类普世价值的使命。战后从杜鲁门到艾森豪威尔、肯尼迪到里根,常常把“自由民主法治”挂在嘴边。冷战结束后消停几年,但9·11之后新保守主义兴起,动不动又要“推动全球自由化”(就是小布什)。  再说希拉里,她当过国务卿,她也多次提到“美国梦”,而不同的是,奥巴马誓言恢复美国的道德权威,但希拉里却发誓要用“所有可以诉诸的手段”介入一个危险的世界。  下面为美国的全球战略部署和军费占GDP比重图:    上图可见,即使2008年全球金融风暴之后,美国GDP仍稳步上升,再次超越欧盟。  从某种意义上,“地球上最后最好”和“美国梦”跟“美国例外论”在逻辑上相符,都认为美国不同于其它所有国家,这就是所谓的“美国要维护全人类普世价值”——“美国例外”——是最后最好的,所以既要捍卫,又要普及,用希拉里的话来说,就要“介入”。  而所谓的“最后最好的”核心,应该算是法制精神——法律赋予民众自由与人权,这个你不得不服——那么多美国总统都出身于律师(具体详扒,请见上篇:赌一赌黑天鹅)。  比如每个总统就任宣誓时都会手按圣经,说“我将遵循并捍卫联邦宪法”,所以美国的总统可以看成是宗教、法律和道德的三位一体。  但是问题来了,希拉里红口白牙喊着“美国梦”,却一边知法犯法,欺上瞒下,这对选民的打击,倒不如说是信仰基石的破碎。  (当然,希拉里还是坚持“最后最好”的,而特朗普的言论和表现,更倾向于孤立主义,这在下篇《美国新总统:关于中国的命题作文》会详细说)  ·强势的风格与破碎的梦想  奥巴马2012年曾说,希拉里打的是一场“老式、传统的华盛顿特区风格的有如教科书般的选战”。他抨击道,希拉里的选战充满算计和回避,“说着美国人民他们想听的话,而不是他们应该听的。”  在成为国务卿之前,希拉里最为全世界所熟知的就是在克林顿性丑闻中的隐忍。在和丈夫一起接受媒体采访时,希拉里说出两句让人没法接的话:  “你(记者)现在看到的是深爱着对方的两个人。我和他之间没有妥协,没有商议,只有婚姻。”  “我坐在这,不是因为他是我男人、我的依靠,而是因为我爱他,我尊敬他。”  简直理智到没有人性!克林顿管不住下半身不是一回两回了,以希拉里这样智商爆表的女强人会看不出来?  她只是不说而已。  一个为了“大局”可以隐忍自己丈夫多年出轨的女性,并不是处于弱势,而恰恰相反:(内心)强大得让人害怕。难怪被奥巴马说“充满算计和回避”,难怪克林顿自己说“我拖累了她”,潜台词是:她知道你的长短,而你永远不知道她的深浅……  再看一张表:   在美国的历史上,国会与总统的权力斗争一直是美国政治的主流,其中关于否决权的使用与推翻是其重要表现形式。  简单地说,奥巴马是不是相对“软弱”了?如果不是美国经济持续好转,奥巴马的执政风格将遭到更多批评。  而希拉里,从早年就一直背负“强势”之名。比如尽管“深爱”着丈夫,希拉里却在很长时间里拒绝改姓克林顿,直到老公竞选州长时才迫于保守派压力改姓,但仍保留娘家姓,叫希拉里·罗德姆·克林顿。  她的强硬风格带到了国务卿任上,比如奥巴马的“亚洲再平衡”(pivot to Asia)战略正是她制定的——这也是不少中国知识分子更希望特朗普当选的原因。  英国媒体评论说:(如果希拉里当选)最棘手的将是南中国海问题。希拉里的亚洲事务顾问们正在辩论的策略比奥巴马的“转向亚洲”略有强化,即一系列旨在打造更深层次的盟友和合作伙伴网络的举措,它们可以威慑中国,并强化美国提出的关于贸易和航行自由的观点。  《纽约时报》曾发表题为《希拉里:强势,但并不总是机敏》的文章,其中提到一个故事:上世纪70年代,作为水门事件委员会的一名年轻律师,希拉里·罗德姆有一天晚上搭老板伯纳德的车回家。临下车前,她表示想介绍老板跟自己的男友认识。她说:“伯尼,他将来是要当美国总统的。”那时离克林顿当上总统还有20年。   而在去年夏天,希拉里的高中同学们举行了一个毕业50年后的聚会。“当时,都是60多岁的我们,所有人互相问的几乎都是,‘你退休了没有’?或者是‘你还有多久退休’?”希拉里的高中同学普莱特如是说:  “只有她,正在开始申请这份新的工作(总统),这就是她和我们所有人的不同。”  可问题是,“邮件门”无情地摧毁了这一切“最后与最好”,带着这个巨大的破洞,即使当选,希拉里将如何引导着“美国例外号”扬帆启航?  文中数据由微软必应大数据独家授权使用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

编辑推荐的爱情文章